<tbody id="xy2dt"></tbody>

    <tbody id="xy2dt"></tbody>

    <rp id="xy2dt"><acronym id="xy2dt"><input id="xy2dt"></input></acronym></rp>

    k301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資訊 >

    橋洞、大神與日結工:馬駒橋的魔幻折疊!--

    來源:快科技    2022-12-25 08:31:09    責編:葉子琪    閱讀量:3344
    1_14 1_15 1_16

    在北京,從國茂向東南20公里處,有一個古老的人群聚居地。

    橋洞、大神與日結工:馬駒橋的魔幻折疊!--

    隋末唐初,這里放養了大量的戰馬,取名馬莉莉草原緊挨著涼水河,因河上建橋而得名馬朱橋

    這里現在沒有小馬,只有密密麻麻的勞工群和屈指可數的灰色城中村建筑。

    這是馬朱橋,北方最大的勞動力市場。

    對于城市里的年輕人來說,步入高檔寫字樓,選擇一份體面的工作,是他們人生夢想的開始,但對于另一批年輕人來說,留在馬朱橋就是北漂的第一站。

    在馬朱橋,有人裹著軍大衣和行李睡在路邊睡著了,旁邊刺耳的DJ舞曲也叫不醒他一大早招聘的班車來了,他們就會成群結隊地出現,搶著找工作

    馬駒橋混亂的街道給人一種身在河北縣城的錯覺。

    一座城市被折疊在這里。

    在東南六環,通州和大興的交界處,一座橋僵硬地將兩個世界分割開來。

    橋的南邊是混亂而繁華的馬朱橋商業街。

    雙腳踏入第一個紅綠燈,就像踏入一個繁華的三四線縣城這里有最便宜的黃燜雞米飯和蜂蜜冰雪城,還有特步,紅星鴻星爾克,361度這些物美價廉的服裝品牌

    提著行李箱行色匆匆的人,從剛出社會的20多歲迷茫的臉,到干癟的50多歲疲憊的中年人。

    有人站在路口,手里攥著手機,好像在擔心今晚的床有人站在藍鐵皮外面,把行李一件件運到圍欄上,有人提著行李箱走在路上,我不知道它會去哪里,其他人站在鄭新雞排的攤位前,等著吃又便宜又熱的油炸肥肉

    在這里,我遇到了Tik Tok博主李邦柱的流浪記錄我們就叫他李國華吧

    李國華在馬駒橋路口接我,帶我穿過城中村熙熙攘攘的人群他給我介紹了這個駐扎了很久的地方:馬朱橋,北漂民工落戶北京的第一站

    靠近亦莊工業園,早期的很多工廠都把工人宿舍放在馬朱橋民工潮來了之后,城中村低廉的房租讓馬蜂窩成了北京最便宜的住宿地

    有的人暫時止步于此,找個長期工作,拎著包就走了,還有的慢慢融進馬朱橋的網吧,飯盒,每日結工,成為真正的馬朱橋大神,維護一天玩三天這個想法。

    在馬朱橋最繁華的時期,這里曾經是北京乃至華北地區最大的勞動力資源集散地。

    在玉馬路和興華中街的交叉口,是馬朱橋最著名的地標,金馬商城,曾經充滿工作等待一天結束工作的人們。

    在7天酒店的字樣下,還可以看到阿偉網吧的痕跡

    曾經的金馬商城和阿偉網吧

    晚上會有一批夜班,運氣好的話也可以錯過夜班工資會稍微高一點,但也就高十幾二十塊錢

    但由于北方冬季氣溫寒冷,加上前段時間疫情的影響,馬朱橋的人數比以前少了很多。

    即使站在這個著名的十字路口,也看不到太多等待工作的人,只有一抹凄涼的夕陽掛在天邊。

    在十字路口向西走,就是著名的勞動街中介和人力資源店挨著

    去馬朱橋的那一周,疫情政策還沒松綁,勞務中介的店鋪都關門了但櫥窗里張貼的招聘啟事,還是能清晰地辨認出當地的日工資

    代理商很聰明,總是把最吸引人的條件寫在海報上,比如會抽煙,會玩手機,工作輕松,簡單不累。

    有趣的是,其中一張告示上寫著三個字:擰開蓋子后來在一個記者的實地報道中看到擰緊蓋子這是一項極其枯燥和痛苦的日常工作

    擰蓋子其實就是組裝套件把塑料蓋和橡膠瓶身組裝在一起,沒有像擰汽水瓶蓋一樣的難度,只是重復枯燥的單個動作但工作時間往往長達12個小時,還要穿不透氣的防護服,身體上不舒服,精神上備受折磨

    他們大多經歷過擰緊蓋子人的食指和拇指會在幾個小時后腫脹疼痛李國華告訴我,擰蓋子是日結工作中最差的工作,你看一個很簡單的動作,但是手上基本都是水泡,很多小姑娘做到一半就跑了

    剩下的工作大多是保安,倉庫物流分揀,體力勞動,這些都不需要技術和學歷。

    李國華告訴我,馬蜂窩日常工作中也有鄙視鏈做裝卸分揀的看不起做保安的畢竟他們的收入不一樣

    人們裝卸貨物他們努力工作他們一天能掙300元,最累的時候能掙500元如果做保安,一天180—200元一般長期做保安的人,出來后基本都會廢除安全不需要技術,也不需要實力,只需要站著就行,這自然讓馬朱橋成為最容易改變的地方Rdquo工作類型

    在馬朱橋,一個人的生活成本可以降到最低。

    李國華算了一筆賬在馬朱橋一天,包括住宿,30元可以住,70—80元可以住的很舒服

    一頓像樣的飯,10塊錢就能解決黃燜雞米飯,各種北方煎餅卷,面粥,還有最常見的葷素盒飯mdashmdash全國各地的城市里的鄉村里的食物都是那么的便宜,五花八門,不健康卻很飽

    如果想住長租的房子,1200元是標準價格如果手頭緊,可以在城中村的縫隙里找個環境差一點的房子沒有獨立衛生間,洗澡要在外面排隊,500元就能搞定

    每天租房比較便宜李國華住的是20塊錢的床,上下鋪,很亂版本的大學宿舍最不濟也可以在網吧過夜20元一晚,可以睡兩張椅子李國華經常在視頻里說,不要那么在意那些出來旅游的人

    李國華一直保持著良好的個人衛生習慣他在視頻中介紹,城中村有投幣式公共洗衣機

    就因為洗衣機是戰損斑駁的狀態,你就能看到這里見證了多少勞動群體的汗衫和大衣。

    這些生活在馬朱橋的細胞形成了汩汩粘稠的血液,被公交車運到亦莊或大興工業系統。

    馬朱橋之所以能成為馬朱橋,是因為這里的物價不像北京那么低,這給了口袋并不富裕的勞動群體更充裕的生存空間和俯瞰城市的可能。

    見到李國華,發現他已經37歲了,看起來和90后沒什么區別。

    他穿著一件白色的特步羽絨服,干凈整潔,但是頭發看起來很久沒有打理過了,因為理發店在停業期間倒閉了。

    在馬朱橋期間,李國華夏天睡在橋洞下的帳篷里,冬天住在20元的日租房里如果他沒有錢,他會找一份日常工作如果他有錢,他會逛逛馬朱橋,拍一個類似vlog的視頻,在Tik Tok 上發表李邦柱的流浪記錄在里面

    目前他在Tik Tok流量最好的作品有11.9萬贊這是一個在每天工作后尋找住處的過程

    那天,李國華從當天下班后已經是半夜了,看著新街口地鐵站拉上卷閘門他想回到35公里外的馬朱橋打車花了80多元,騎自行車花了2.5個小時

    這對于北京冬天一個口袋空空的普通工人來說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必須找個地方睡覺

    李國華的手機攝像頭對準了一家三甲醫院視頻中,他調侃道:醫院冬暖夏涼,掃碼就能進里面還有24小時熱水和充電插座,是你走投無路時的最佳歸宿尤其是對外面的女性來說,醫院是溫暖,舒適,安全的

    在他的另一個流量不錯的視頻中,他向好奇的大眾普及了都市游牧的冷知識:不能在銀行24小時自動取款機附近睡覺,因為室內會循環播放防騙演講,室外則是不要坐著或躺著標語明顯是為了市容

    底層的苦難就像鏡中的火焰,看得見摸不著,一般人無法感同身受。

    還是有不少人找我借錢馬朱橋有很多流浪女孩,但只有少數露宿街頭所以我會教他們,實在沒辦法,他們一會兒可以去派出所,或者肯德基或者麥當勞男人不在乎,你在哪里都可以養貓,但是女生不一樣

    不是每個人的家境都那么好,很多人即使伸手要也拿不到錢。

    我問李國華,他為什么會在Tik Tok打開教程他的回答簡單明了

    剛開始做視頻的時候,很多人都在用顫抖的聲音問我,沒錢晚上住哪里哪里才是適合女生生活的地方尤其是冬天,天氣越來越冷如果很多人找不到住的地方,沒有這個本事,真的會被凍在北方

    李國華回憶說,有一段時間,他開始觀察馬朱橋的人群,發現很多二十多歲的孩子出來找工作,沒有經驗,錢都花光了,趕上疫情,找不到日活也許他們那晚只是睡在街上

    李國華看著這些年輕人可憐的樣子,覺得有必要教他們一些生存經驗:

    開個玩笑,就算要吃的,也不會餓著肚子睡大街但是真的睡在大街上,睡在廁所前,其實對一個年輕人來說是心理上的打擊很多人可能開始真的亂了,以后怎么樣都無所謂了

    人只要有住的地方,哪怕是一個橋洞,在尊嚴上也會感覺好一點。

    在馬朱橋流浪期間,李國華也遇到了很多奇怪的大神。

    有六七十歲的兄弟問他有沒有日常工作。

    還有開寶馬車去工地當裝卸工的兄弟一打聽,才知道他們是搞餐飲的疫情期間,他們一夜之間損失了300萬寶馬現在還留著,是為了以后繼續東山再起,做生意的時候繼續開

    還有張家口的煤老板,家里曾經有幾千萬的資產煤礦倒閉后,他還和李國華一起做日工煤老板42歲他來的時候裝了滿滿一車行李,一路搬,把裝備都落下了最后,剩下的東西也不少了

    在倉庫工作,李國華也認識了年輕的藝術家如果有二重唱,疫情沒有生計,跑去倉庫搬貨,還有一個舞臺燈光工程師,留著長發,看起來像個藝術家最后,他和馬朱橋的年輕人一起努力

    ......而如果沒有好的工作,就只能做一些日常的打結很多人做了之后,習慣了散漫的節奏,工作三天,沒人理你,就徹底廢除,李國華又抽了一口煙

    李國華的抖音名字雖然是李邦柱的流浪記錄但他本人并不是大眾印象中的Rdquo。

    如果你把他扔到人群中,他看起來就像最普通的工人。

    李國華從小就喜歡東奔西跑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命運現在他真的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他有自己的專屬打開寶箱攻略其實就是在城中村的垃圾桶里尋找可以再利用的廢品我也有自己尋找無家可歸者收容所的經歷他在Tik Tok有一個粉絲群,他的名字叫李幫主流浪培訓班粉絲在群里叫他主人

    和大多數小城鎮的年輕人一樣,李國華沒有上過大學他首先學會了如何做衣服起初,他在一家工廠做車工,卷衣服后來,他學會了如何用樣衣制作盤子他甚至還在清華美院培訓過,拿過證,每次拿出證都能把周圍的人嚇一跳

    自從17歲離開河北張家口老家,他去過南方的天津,廣東,在北京待的時間最長。

    Mdash人和我一樣,也問過李國華類似的問題。mdash

    為什么不找一份長期的工作,要日復一日的工作,選擇流浪的生活。

    李國華回憶起自己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

    10年前,年輕的李國華來到平谷一家服裝廠打工,一個月只有兩三百塊錢干了半年,又被介紹到另一家黑工廠,以為工資可以高一點,沒想到也就兩三百塊錢

    工廠雖然提供吃住,但每天無非就是白菜土豆湯饅頭米飯當老板好心改善我們的伙食時,他會把東西做得極其油膩我親耳聽到了他說的話他告訴廚師買最肥的肉他想讓我們一次吃個夠,下次再也不想吃了我們的工廠就是這樣改善了我們的生活

    這并不是推動李國華逃離工廠模式的最后一根稻草。

    有一天我上夜班的時候,坐在那里看到幾對中年夫婦在工作我45歲的哥哥和姐姐整晚沒睡我就在想,如果我到了這個年紀還處于這種狀態,我的人生就沒有意義了,我真的還不如死了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賺這個錢是什么意思

    從那以后,李國華再也沒有進過大廠,也沒有長時間工作過。

    他在木樨園一帶擺攤,最早賣手機鏈當然是被城管追了有一次,他靠擺攤勉強賺了一兩千塊錢他非常興奮,坐在公交車上開始數錢當我下車時,我發現我所有的現金和身份證都被偷了

    擺攤后,他又挑戰做銷售。

    那時候他還是個小男孩,挨家挨戶賣洗漱用品到現在他還清楚地記得,他賣過十幾塊錢的洗面奶,洗發水,沐浴露套裝結果第二天去賣,被客戶當場按住了

    大哥拉著我說,你看,我洗完頭發都梳不動了!那時候我才知道,我賣的都是假冒偽劣本來我很熱情,賣的也挺好我一天可以去很多地方我的大哥哥大姐姐們看我還是個孩子,很可憐,就買了很多,結果都是假貨我氣得當場就不干了

    后來李國華進了一家化妝品銷售公司,拿了一份五險一金的工作穩定生活后,他和幾個朋友一起創業回想起來,那段時間可以說是李國華人生的巔峰,最高一天能賺15,600

    但是錢來了,錢走了。

    因為我是窮人家的孩子,沒有人告訴我在財富面前應該是什么樣的狀態有錢的時候,整天領著一群人吃喝我只選擇餐廳里好吃的,不去吃難吃的,不好看的也不去卷首所以花光了所有的錢,可能30到40萬

    疫情爆發后,貨物積壓太多李國華傾家蕩產,公司被注銷本來是想收拾一下東山再起的結果發現35歲以上連正式工作都找不到,更別說五險一金的好工作了

    有一次,李國華被中介拉到通州一個偏僻的工廠中介一上來就說一個人要交360元的保險費如果他不付,老實人會付我剛砍到30元那個工作不管吃住,宿舍一天10塊,食堂一天30塊,不管吃不吃你一個月從工資里扣1200塊,你才掙五六千扣完之后,剩下的錢不多了

    他抽了根煙,回憶道:干了一段時間,發現沒希望了太沒希望了于是,他一個人來到馬朱橋,開始了他的日常工作生涯

    李國華告訴我,一個日工一天掙300塊錢,挺難的。

    比如排序12個小時基本上是不停的,管理員也不把你當人看,就拿個大喇叭在你后面喊只要你的手停下來,他就會罵你真的是罵人

    裝卸的老伙計,工作量堪比一條重型拉鏈我告訴你一個具體的數額我將去郵局做裝卸汽車的工作工資270元一天一個人大概的工作量是九輛郵政綠卡車,用麻袋扛這錢真的很難賺

    李國華受不了體力之苦,開始在藥廠,電池廠找工作,比如擰蓋子。

    那時候疫情嚴重,住的人少,藥廠日工160,150,140,價格越來越低你也得去,因為沒有工作,很多人都被堵了如果你想吃飯,你必須去太殘忍了

    李國華也不喜歡日常工作的內卷只要搶工作的人多了,哪怕是最簡單的工作也不會卷好

    廠里很多崗位還是要面試的,尤其是這兩年像某大型電商的倉庫,招了100人,結果去了500人只是普工分揀的工作誰不會呢我得面試和選人

    人太多,工廠開始老化本來底線是45歲,結果45歲以上的都不要了,好多大哥白跑一趟如果45歲以下的人還有很多,那就一直堅持到35歲體力小身材小的女人不要最后這些破單位連長相都要選不要長得有點丑,女人要選好看的,男人要幾何的當普工,或者說白了就是狗的活,牽扯到這種程度,還有什么意思

    在馬朱橋做了很長時間的臨時工,李國華有自己的人生哲學他也知道工作生活平衡,有個吃喝睡的地方就夠了:突然想通了,尤其是這兩年很多年輕人說,沒有就沒有當他們應該享受它的時候,他們不能失去自己,

    至于工作,只有不累的人,最好是短時間工作每次上下班高峰,都是李國華最開心的時刻別人在地鐵里疾走的時候,他可以在涼水河邊悠閑地放空

    李國華Rdquo兩個字有自己的理解,甚至說得有點哲理性mdashmdash

    目前,我不能為所欲為,但至少,我可以決定自己不想做什么。

    誠然,就勞動力是商品而言,他沒有必要承認這種情況他越清楚自己的生活狀況,即生產制度強加給他的生活方式,就越使自己成為無產階級,就越感到商品經濟的緊迫寒意,就越不喜歡與商品緊密聯系在一起

    出了神奇的馬朱橋鎮,李國華帶我去了馬朱橋旁邊的涼水河,涼水河是北運河的支流,流經石景山,豐臺,朝陽,大興,通州區。

    河岸上建起了一座嶄新的公園,看起來就像北京深冬的景色就在幾百米外,這里美得不可思議

    李國華告訴我,北京市區很多年輕人夏天都會開車到這條河邊露營拍照,孤獨的中年垂釣者也喜歡來這里消遣。

    但實際上,在橋段開啟下,可能是某大神的全部家當在漂浮的蘆葦和草叢之間,有人選擇睡在垃圾桶里,李國華稱之為百寶箱如果真的很絕望,必要的時候可以鉆進去御寒

    同一河岸,橋下,兩個世界。

    釣魚露營的人不會冷,因為每個人的心態都不一樣他們裝備了,卻認為是一種享受,一種lsquo逃離城市rsquo這種感覺但如果沒錢,真的沒地方住,找個橋洞,那是一種悲哀的感覺,所謂天天不應,地不靈同一個地方,情況完全不一樣

    就像住在遠處亦莊小區高層的人,在馬蜂窩日常租住的房子里,永遠聽不到嬉笑怒罵的聲音。

    而李國華也確實是一個樂觀的人。

    他在一段視頻里寫了這樣一個結局,讓人仿佛在縣城里看到了賈的影子。

    有人在這里成為了大神,有人收獲了美好的愛情,年輕漂亮的小姐姐,有趣的生活館。

    在他每一個抖音視頻的最后,他都會用剪輯軟件處理過的聲音說:朋友們,希望我們的明天會越來越好。

    一開始我以為他是在裝逼正能量,但是看到他我才知道他真的是這么想的。

    北京的冬天太冷了他攢了兩萬塊錢,買了一輛國產二手車他打算離開,也許去南方,也許回老家

    當我走出馬句橋時,天已經黑了亦莊工業園的燈還亮著,馬朱橋的店鋪熙熙攘攘

    生存,生活,生死,這個神奇的城中村,其實只是一個靜態的見證。

    人來人往,馬朱橋寂靜無聲。

    相關信息2022年要過去了,但是我還沒找到一個網絡流行語,1月1日開始實施!國B汽油全面實施:不燃汽油價格只有一個月保質期專家消除對冬至的疑慮湖南省瀏陽市燃放煙花整個城市都在燃放煙花詩畫:如何看待網友羨慕哭流行的出國工作后失聯權被熱議:倡導工作生活平衡斯坦福大學主張美國人不要自稱美國人,支持以長壽為由獎勵

    支持0個人

    反對

    報酬

    商品價值評分

    快科技1997—2022版權所有。

    ICP編號18024899 —2王編號41010502003949

    。

         
        
        
           
    国产高清一级a片
    <tbody id="xy2dt"></tbody>

    <tbody id="xy2dt"></tbody>

    <rp id="xy2dt"><acronym id="xy2dt"><input id="xy2dt"></input></acronym></rp>